主页 > 社会名人 > 辛德勇:唐人模勒元白诗非雕版印刷说

辛德勇:唐人模勒元白诗非雕版印刷说

弄清它究竟是指碑帖刊刻过程中的哪一道工序。博学如王国维者,自然不会没有注意到“模勒”与碑帖刊刻之间的这种关联,但或许是受到赵翼、叶德辉诸人已有成说的影响所致,王氏对此并没有多加理会,只是很随意地推论说:“夫刻石亦可云摹勒,而(将元、白诗)作书鬻卖,自非镂板不可。”5于是,便在这个极为关键的环节上,背离事实真相,走入一条错误的认识路径。

辛德勇:唐人模勒元白诗非雕版印刷说

王国维和胡适诸人显然是将元稹所说的“模勒”,等同于《礼记》“物勒工名”之“勒”,也就是镌刻;而按照后世的情况看,“作书鬻卖”者,一般是用雕版印刷,而不是刻石传拓,

辛德勇:唐人模勒元白诗非雕版印刷说

1 岛田翰《古文旧书考》卷二《雕版渊源考》(页251)谓:“夫已之曰缮写,又云摸(模)勒,摸(模)勒之为刊刻,可知矣。

”又张秀民在《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及其对亚洲各国的影响》一文中,说明其释“模勒”为雕版印刷的依据云:“因为勒碑、勒石,就是把文字刻在石碑上,模勒与缮写对举,可见模勒就是模刻为印本。”张文原刊《光明日报》1952年9月30日,此据《张秀民印刷史论文集》(北京,印刷工业出版社,1988),页2。

邓嗣禹则在《中国印刷术之发明及其西传》一文中阐释说:“此处‘缮写’与‘模勒’对举,足证‘模勒’之议,等于‘模刻’(按勒、刻古通,例证甚多,如《礼记·月令篇》等皆是)。”说见邓氏文集《邓嗣禹先生学术论文选集》,页30。

辛德勇:唐人模勒元白诗非雕版印刷说

2 向达《唐代刊书考》,据作者文集《唐代长安与西域文明》,页123~124。

3 宋曹士冕《法帖谱系》(北京,中国书店,1990,《海王村古籍丛刊》影印民国初年陶湘覆宋刻《百川学海》本)卷上“淳化法帖”条,页175;又“淳熙修内司本”条,页175;又“大观太清楼帖”条,页175~176。

辛德勇:唐人模勒元白诗非雕版印刷说

4 宋孙逢吉《职官分纪》(上海,上海古籍出版社,1992,《四库类书丛刊》影印文渊阁《四库全书》本)卷一五“秘阁校理”条,页386。

5 王国维《两浙古刊本考》序,页353。

辛德勇:唐人模勒元白诗非雕版印刷说

即邓嗣禹所说:“因其为模刻之物,故能衒卖于市井也。

”1这样一来,所谓“模勒”元、白诗一事,便“自非镂板不可”。然而,这样来解释“模勒”一词的语义,实际很难经得住推敲。

辛德勇:唐人模勒元白诗非雕版印刷说

首先,从字面上看,元稹在《白氏长庆集序》正文中虽是将“模勒”与“缮写”对举,容易给人以“模勒”与书写无关的印象,但需要注意的是,元稹在自注中的提法,却是“扬、越间多作书模勒乐天及予杂诗”。

这里所谓“作书”,伯希和解作书写文字2,这似乎要更加允当一些,而未必如王国维所理解的那样,是制作“书本”或是“书卷”。在这里需要指出的是,张秀民等曾解释元稹所说“缮写模勒”白居易诗,是刊刻白乐天的“诗集”3,所说很不妥当;实则应如黄永年所指出的那样,当时市井间所流布者,只是一些流行的诗篇,“并不是整部的诗文集” 4。

徐俊对迄至唐朝的“写本时代”里诗文作品的传布形式,曾做有精辟的总结,揭示出它与宋代以来的“刻本时代”根本不同,“除了部分诗文集定本外,流传更多更广的是规模相对短小、从形式到内容均无定式的传抄本。

……一般读者也总是以部分作品甚至单篇为单位来接触作家的创作,而根本不可能像刻本时代的读者那样,可以通过‘别集’、‘全集’的形式去了解作家的作品” 5。

白居易以及元稹流行诗篇的传布形式,也不应当违逆这一时代通行特征。因而,将“作书”视同制作书籍,恐怕难以成立。这样,“作书模勒”则可以解作用书写的形式来“模勒”元稹和白居易的诗篇6。

辛德勇:唐人模勒元白诗非雕版印刷说

下面让我们再回到碑帖当中,来看一看是否可以这样来理解“作书模勒”。

  • 曼萨诺:把胜利献给洪元硕 冠军鹿死谁手尚未知

    曼萨诺:把胜利献给洪元硕 冠军鹿死谁手尚未知

    曼萨诺把胜利献给洪元硕冠军鹿死谁手尚未知,比赛结束之后,国安队主教练曼萨诺带着非常高兴的笑容来到发布会现场,复盘到这场比赛,曼萨诺首先用充满感情的语气说到我想把这场胜利

  • 洪元硕曝患癌情况不乐观 曾率国安中超夺魁

    洪元硕曝患癌情况不乐观 曾率国安中超夺魁

    洪元硕曝患癌情况不乐观,曾率国安中超夺魁,近日,国安前功勋主帅洪元硕被曝身患癌症,情况疑似不太乐观。2009赛季,洪元硕率国安拿到队史上首个联赛冠军。洪元硕,1948年出生于安徽,是

  • 洪元硕校园足球园丁奖启动

    洪元硕校园足球园丁奖启动

    洪元硕校园足球园丁奖启动,本报讯(记者陈赢)洪元硕纪念邮折首发暨洪元硕校园足球园丁奖启动仪式,日前在中国体育邮局举行。今年8月1日,北京足球的功勋教练洪元硕与世长辞。作为球